人间菩提月💫

“最后我还是去了北海,问那条鱼,未曾思索,他告诉我,若可,愿跃此时海”

【麦卡】溯 .1

意识流。

没屁放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 “年轻人最惧怕晨间做事”不知是谁曾在席间无意提起,只可惜那时艾格文无心去推敲这个看起来轻松就可以被驳倒的理论,但在那里有的是瘦骨嶙峋亦或是肥胖臃肿的矮人法师学徒,安东尼达斯即便在众人中显得「高高在上」,也凭空多不出一些能力去分担日渐紧张的课业。

     麦迪文想,或许他此刻遇上了和母亲无二的状况,他的管家侍从带来了一个学徒,他看起来没什么独到之处,但莫罗斯只一遍又一遍地强调“暴风城...他是个踏实的孩子。”被内心恐魔盘踞的麦迪文别无他法,他有些隐隐奋然着,但忧虑始终萦绕在心尖,“好吧...你在期待些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 年轻的学徒很快到了,低眉顺眼,双手紧张的交握在一起,躬起身子一副随时等待差遣的模样——望过去,一时间竟叫人觉得他比奴仆还要谦卑更多。但他就喜欢那样,越礼貌的人在他眼里就是为日后越优秀铺垫的资本。“看似平庸无奇,但值得培养”麦迪文就简单了当的评价道,瞪着眼睛盯了他有一会儿,这才松口答应收留下他,卡德加,这个年轻人或许会在眨眨眼的功夫,时间如飞梭,已然转身变作这个城堡主人的学徒,他唯一的信赖。这是偷偷用时间溯流浅觉察看到的,之后承载的负荷太多,他无法窥伺其里更多。

      卡德加留意麦迪文的卧房那一面高大的落地镜很久了,从尖塔接纳的光源远不足直射入屋里,但能依靠镜面折射些许,大概这也是他这么热衷于研究镜面魔法的缘由了。清晨时候的一杯水,或者是果酒,总能准时落在他无意识用墨笔尖划过的桌面。偶尔缺失的时刻,麦迪文会知道这是他的小学徒不小心在书柜后——也不知道是哪一列的书柜后睡着了。他这才想起母亲曾经述说的“年轻人最惧怕晨间做事”,此刻看来不无道理。

     麦迪文知道自己体内恶源正在逐步侵蚀自己的残识,久远的记忆还未等着被拉扯回,恶魔轻言笑笑,便将之无情的拆吃入腹部。“该死!”他仿佛被自己困在充斥回音的长廊里了,低头瞥见地板上复古的花饰与纹路,手边空荡荡,没有法杖和管家的灯台,只有暗沉的低语。

       性情风雨不定带来的后遗症是可怕的,先是侍从接二连三的失踪或是不辞而别,再者是来自镜中自己阴邪的倒影——总之一切都不可控了起来,他想把自己锁在这个铺满了柔软羽毛,带着些许麦草的清香,(这是他特意摆来的,离窗子不远),依稀还有自己曾控制不住发抖的手,将酒杯倾倒翻洒在上面的痕迹。没有允许过卡德加来擦拭,也未曾告知塔内任何的一位侍从。这个时候的麦迪文突如其来产生了想要坚持下去的奇妙态度,许是看见了勤恳刻苦的学徒,觉得自己总不该就这么被人比了下去,他从来都不是任恶魔宰割的随和人。

     “过来”他向自己的学生传讯,召唤他前来自己的卧房。但此刻的麦迪文眼底发黑,手掌不受控制的颤抖,——是已经被萨格拉斯彻底侵占身体了,这个恶魔翘着不存在的尾巴和尖羊角,想着委实要好好捉弄这个看起来法力更广稠的小法师。